快捷搜索:  

数字逛民变难民,重返职场处境大幅降薪

"数字逛民变难民,重返职场处境大幅降薪,这篇新闻报道详尽,内容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让人眼前一亮。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文笔优秀,让人容易理解。 " 账号设置我的关注我的收藏申请的报道退出登录登录搜索36氪Auto数字时氪将来消费智能涌现将来城市启动Power on36氪出海36氪研究院潮生TIDE36氪企服点评36氪财经(Finance)职场bonus36碳后浪研究所暗涌Waves硬氪媒体品牌企业号企服点评36Kr研究院36Kr创新咨询企业服务核心服务城市之窗行政部门服务创投发布LP源计划VClubVClub投资机构库投资机构职位推介投资人认证投资人服务寻求报道36氪Pro创投氪堂企业入驻创业者服务创投平台 首页快讯资讯推荐财经(Finance)科技(Technology)企服城市最新创投汽车(Car)AI创新直播视频专题活动搜索寻求报道我要入驻城市合作数字游民变难民,重返职场遭遇大幅降薪Tech星球·2024-04-12 07:52关注从大厂裸辞的数字游民梦碎。

深思熟虑两周时间,陈晓最终决定从字节跳动公司离职,高薪、大厂光环统统放弃,开始放逐自己的旅居生活(Life)。她的旅居第一站是澳大利亚,计划在那里停留2个月左右的时间。2个月后如何规划,她暂时还没做打算。

旅居、Gap(职场空档)、数字游民,过去两年,无数打工人(Worker)选择逃离办公室格子间,去追求“只工作不上班”的精神乌托邦。据调查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数字游民”数量达到3500万人。预计到2035年,这一群体的人数将超过10亿。

自由职业可能远程办公等更灵活的生活(Life)方式,让数字游民们误以为找到了工作与生活(Life)之间的平衡点,人生的另一种可能。然而,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长期失去稳定的收入来源,很容易让数字游民变成数字难民。数字游民统计报告显示,数字游民平均年收入在5万-12万美元,即35万国人币。然而这个收入水平,很多人无法达到。

地理套利不适合所有人,第一批数字游民已经重返职场。曾经放弃40万年薪,过了7个月数字游民生活(Life)的“七天”,如今选择重回职场,拥抱确定性。纯玩7个月,但不相信数字游民可以一辈子的小冷,也希望(Hope)将来找到一个宜居城市,定居下来。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做过数字游民,即使重返职场做回打工人(Worker),在内心深处看不见的地方,有些东西已经被完全改变了。

放弃40万年做薪数字游民,重回职场大幅降薪

讲述人:七天,数字游民7个月

尝试数字游民前,我在职场已工作了七八年时间,做过北漂,也在网易、阿里等充满大厂光环的公司工作过。大厂薪资待遇比较好,我在阿里一年薪水最高可以达到40万元。

人生进入29岁,30岁危机陡然降临,内心的社会(Society)时钟开始警铃大作。我开始思考工作对个人的意义,工作意味着什么,抛开大厂光环等社会(Society)期待,自己是否真的适合这份工作,还是也可以去寻找一下其他可能?

工作七八年,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休息过,大厂工作对一个人的内在伤害很严重。因为每个人不得不扮演一个螺丝钉角色,哪怕你工作做得很好,也没办法决定自己的方向。加上阿里最近几年内部动荡不安,调整频繁,很多时候领导空降,彼此之间根本没有磨合期,员工只能不停被动拥抱变化。

职场疲惫不堪,加上人生即将进入30岁,深思熟虑后,2022年5月,我决定Gap一段时间。

原本计划是,Gap第一个月的时间,要好好休息下,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思考。但是事实上,即使精神躺平,但身体也没躺平,还是一个“好学生(Students)”心态,会找事情做。

离职后的一个月时间,我跟大厂小伙伴一起策划筹备了一场毕业离职展,“毕业是人生的一次再出发”。当时很多人面临被裁员优化,毕业离职展也算是“丧事喜办”了,旨在给内心惶恐不安的打工人(Worker)一点鼓励跟关怀。我清楚的记得,那个线下展当时有300多人观看。

后来我就去新疆玩了半个月,去之前想去而未去的地方,置身于更辽阔的世界,内心也更舒展。

不上班,只工作,7个月时间我先后组织策划了十几场青年社群活动,“我想开了”毕业展,读书会、茶话会,露营活动等等,为内心疲惫的打工人(Worker)在工作之余提供一个可以喘息的可能。

自由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活动收入便是我Gap期间的主要收入来源。一个月如果举办4次活动,收入差不多将近1万元左右。但靠它谋生不是长久之计,尽管有更松弛的自由状态,但晚上(Evening)也会不自觉失眠(Insomnia)。

到去年12月份,在做新年规划时,我开始有意识地制定更稳妥的目标,过去推崇的一人企业,数字游民,现在变得更务实,不会只沉迷在它乌托邦的概念里。如果想把数字游民当成一个职业,那必须回答好两个问题:钱从哪儿来,钱到哪儿去。

我当然期待更自由,但所有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如何持续赚到钱,满足基本生活(Life)保障,这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

花了两个月时间,我又重回了公司体系,被动大幅度降薪。但对我来讲,也不代表着牺牲。薪资也不是衡量工作价值的唯一标准,我更看重一份工作是不是自己擅长的,是不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同时也能获得短暂的松弛感,而不是要把整个人的身心“奉献”给公司。

数字游民过于美化需祛魅,除了自由好像一无所有

讲述人:jessica,数字游民1年

去年从英国(Britain)硕士毕业之后,我就在全职做数字游民,没有线下坐班的工作经历。接触到数字游民形式其实是求学期间就有在做parttime job(兼职工作),有一份还算可以的收入来源,毕业后就顺理成章一直在做。

我parttime是给学生(Students)上课,时间不固定,视学生(Students)时间而定。去年11月还找了一份全职工作,线上远程办公,签了全职合同。工作时间是下午(Afternoon)1点至晚上(Evening)9点。

全职加兼职,每天工作大概在10个小时以上。数字游民半年,我陆续去了巴厘岛、祖国香港、台湾省、日本(Japan)。工作跟玩之间需要做平衡,前段时间去日本(Japan)旅居,一方面下午(Afternoon)必须工作,另一方面我又特别想玩,所以时间安排上就会选择上午外出转转,那作为代价,下午(Afternoon)工作时长就会拉长,有时候工作到凌晨一两点。牺牲一下睡眠时间。

我跟其他数字游民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是有全职工作,Online线上形式。其他数字游民比较多的会是自由职业者,收入不太稳定。不过,我现在已经决定辞职,全职太累了,有点吃不消。当然也是因为年龄小,我今年(This Year)24岁,所以比较任性。如果年长10岁,肯定不会这么任性。

说回数字游民,我觉得现在大家应该对数字游民祛魅。有些人尝试数字游民是把它当成一个避难所,逃避,可能者说反抗现有固化制度的一个方式。但我觉得如果没有毕业,过于美化数字游民,是需要祛一下魅的。我对这类人群是劝退的。

选择做数字游民,意味着要有所取舍,我之前其实是放弃了一份薪水更高的线下坐班工作。此外,数字游民前提是需要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如果没有稳定收入作为基础保障,那可能不太适合数字游民。而且,它跟年龄也息息相关,如果选择走进婚姻,那通常就会被固定场所所定住,也不适合。

数字游民还要随时处理好“同辈压力”带来的焦虑,譬如同龄人考公上岸了,进国企上岸,尤其是符合社会(Society)与家长的期待的上岸等等。数字游民除了自由好像一无所有。

工作跟生活(Life)也并没有那么分明。大厂员工对数字游民生活(Life)充满向往,希望(Hope)达成工作与生活(Life)的平衡。但数字游民其实与预期反而南辕北辙。工作成为数字游民的一部分,工作侵入生活(Life),数字游民要随时切换模式、角色,工作跟生活(Life)平衡并不存在。

从字节裸辞,纯玩7个月,不相信数字游民可以一辈子

讲述人:小冷,数字游民7个月

字节发完年终奖我就开始了Gap。但不是一时冲动,我大概提前半年准备裸辞这件事,对数字游民生活(Life)方式做过大量的调研。

大厂工作,后期进入一种我并不太适应的高强度、快节奏的生活(Life)状态,没有自己的生活(Life)。早11点晚11点,一整天满会,跟别人对接。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所以跟家人简单说了之后就开始Gap。当时我的计划是休息两三个月,然后找下一份工作,有目的地换一个城市,工作生活(Life)平衡一点的企业。

成为数字游民,是我在Gap期间作出的决定。计划更改,Gap的时间就延长了。

但我可能属于一个非典型的数字游民,刚开始Gap时没有固定的线上收入来源,处于只出不进的状态。我此前调研数字游民时看到的一个数据是,如果想先Gap一年试试,存够10万块钱就可以开始了。所以,我存够超过一年的花销后,在Gap期心安理得地花了半年多的存款,在低成本的地方生活(Life),对支出也有一定的控制和预期。

7个月的时间,我就是纯玩,一直在路上,去了印尼巴厘岛、西北大环线、浙江安吉数字游民公社、川西、滇西南自驾,然后回到大理旅居了三个月。

在数字游民社区的那段时间,是我日后决定延长Gap期的一个关键因素。当时是希望(Hope)主动去探索发现一些生活(Life)方式的可能性,所以以伪数字游民身份进去跟他们(They)一起住了将近2个月时间。在那里,我见识到很多只工作不上班的人,他们(They)有些是自己创业,有的远程办公,白天开会,晚上(Evening)玩,Web3、AI、小说短剧等各行各业的人都有。

当时每天作息就是,早上(Morning)睡到自然(Nature)醒,9-10点出门,11点多去社区食堂吃饭。在共享办公区自习,可能者去设计图书馆看书,那边有大片的茶园,风景很美。也会参与在地数字游民们的出游计划,去山谷里玩水,融入大自然(Nature)。下午(Afternoon)可能傍晚,社区游民会时不时自发组织一些分享会,参与飞盘、羽毛球、健身活动、k歌、看电影(Movie)等等。

Gap到5-6个月的时候,会有一点焦虑。Gap7个月后,我开始接一些线上单子,副业,增加创收的渠道。

我的预期是,真正成为数字游民也就2-3年,拥有这样2-3年的时光也不错。但我没有把它当成长期一辈子的生活(Life)方式,也不相信它可以做一辈子。

数字游民生活(Life)方式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居住地流动性特别大,意识到这些因素对人的影响后,我会选择在一个宜居的地方长居一段时间。据我体坛,超过2-3年的数字游民已经是少数。

去数字游民公社居住的游民,居住时长大部分在1个月以内。能居住2-3个月以上的老游民已经不太愿意主动社交了,迎接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流动的变化,没有特别强烈想认识新人的欲望。他们(They)会倾向于形成固定圈子,每天一起吃饭、工作、娱乐(Entertainment)。

数字游民通常处于精神情感上的流动,另一方面对工作效率也是一种损耗。而长期稳定在一个地方长居,其实有利于提升人的工作效率跟专注力。

将来我会找一个宜居城市,愿意定居下来,然后找一个远程工作上班,只是不会重新回到互联网行业那样高强度高压力的生活(Life)状态。

从阿里辞职,没告诉父母,他们(They)一年后才知道

讲述人:老姜,Gap期545天

2022年5月,我从阿里离职,正式开启Gap。

从大厂离职,放弃一份丰厚的薪水,这个决定做得其实很艰难。艰难的点在于未知性。上班6年,虽然进入职业倦怠期,很累,不喜欢那份工作,但离职意味着,过去积累的职业经验与资历可能统统归零,将来如果后悔是否享有后悔权,能否重回大厂,一切充满了未知数。当时这个决定没有告诉父母,他们(They)是一年后才知道的。

因为在阿里签了竞业协议,所以离职后有6个月的竞业补偿金,足够支撑接下来的Gap期。原本定的计划是休息半年,去探索其他职业以及可能性。从阿里离职第二天,我就飞去了香格里拉,去稻城亚丁玩了一圈;之后还买了随心飞,去了贵州、云南、福建、成都新农村等不少地方,还去阿那亚看了音乐(Music)节等等,认识了很多人。完全放任自己去体验。

虽然是游玩,不过也没完全躺平。写微信公众号文章,每月会定期总结,也去拍视频,参加各种有趣的活动,甚至探索出了职业方向。当时贵州大巴车事件对我做新闻(News)是一个很重要的推动因素,就是看到那些社会(Society)新闻(News),我会从心底觉得悲伤(Sad),内心会涌起强烈的新闻(News)使命感,觉得必须做点事情。然后我就去媒体做了记者,也正式开启了我的数字游民生活(Life),异地线上办公。

媒体行业工资普遍低,为了新闻(News)理想(Ideal),可以安贫乐道。但也不是完全不焦虑,焦虑的点在于,将来20年怎么办。

即使我有足够的存款,但内心其实也在发生改变。原本我的余额宝是很容易维持在10万存款,基金里也有钱,可是Gap两个月后,余额宝余额不足10万元,多少还是有点不适应。所以,我在消费上主动做了一些降级,开始省钱,购物用积分兑换,原来盒马换成社区团购,一年多时间没有买过新衣服。

数字游民期间,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写稿,一篇稿件反复修改,一次次推翻重来。1个半月改了好几稿。我意识到了,仅仅是热爱并不足以坚持一份工作。

这条路不好走,加上父母也在旁边催促,所有支持系统都指向上班。我意识到是时候结束Gap了,还是要回到职场体系,于是便开始投简历面试。

体系有它的安危性,稳定性,也符合社会(Society)对成功(Success)中年男性的期待,好像成功(Success)中年男性就应该是那样,只是对我不适用,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期待自由的生活(Life),35岁-60岁人生后半生可以自由职业可能数字游民生活(Life),但回到现实,我缺少这样一份远程办公的工作,自由职业赚钱的能力。

重回职场,需要一定的妥协。我现在的职场追求变得更接地气,更现实,之前自我部分纠结和放弃很明显。接受落差,接受外界对我的评价,即职业在走下坡路。

但Gap过后重回职场,一定是有东西跟原来不一样的。我也并不追求所谓“上坡路”,那些都是外界加给我的,社会(Society)既定路线,并不符合本性,就像一直工作不符合人本性一样,我试图在无可奈何下自我挣脱出来,去接近想要的生活(Life),人生的上坡路。

去过120多个我国和城市,接受高薪回归大厂

讲述人:两斤,数字游民6年

我做过6年的数字游民,去过120多个我国和城市。外界比较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自由的灵魂会甘心回归大厂,996打工,甚至更高强度的工作。

其实,对我而言,数字游民跟回到大厂上班没有什么显著差异。大厂反而有点像一个游乐场。做数字游民时,我的工作强度就很高,只不过是自由一点。做数字游民的出发点也不是为了减少工作量,只是那个时候到了一个新的人生阶段。

其次,我觉得自由跟大厂也没有那么大矛盾,当然后者有一定的限制,繁文缛节和拉扯,但正是过去数字游民这个经历让我清楚的明白,哪些自由是我必须坚持的,哪些复杂部分尽量用最少成本干掉它就好了。

中小公司给我数字游民空间的地方,能让我体验的职场乐趣变小,我需要给自己更大刺激。现在大厂也没有让我不自由,反而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去挑战的一些项目就尽量去争取。有机会去解决更复杂的问题、数据结构。

6年数字游民生活(Life),期间转换过赛道,做过策略咨询、也做过安卓工程师,形成了一种比较稳定的自驱力。通常一天时间安排就是:早上(Morning)会处理一天的工作优先级,正常工作,午休的时候会把自己挪到另外一个地方,下午(Afternoon)继续工作。工作时间不会有变化,只是午休跟晚上(Evening)用来“游”。偶尔会自己控制工作时间,把日落那段好看的时间空出来给自己。待过最久的城市是巴黎,旅居2年,那里下班比较早,下午(Afternoon)4点半下班。

对我而言,选择做数字游民不意味着放弃什么,可能牺牲什么。因为我一直有稳定的现金流。我一开始的时候公司就可以远程办公,所以对我家人来讲也没有什么需要说服的地方。我对象觉得,我做数字游民挺酷的,现在回归大厂挣钱更多也挺好的,没有什么阻力。

数字游民就是一种个人选择,我还见过带着娃一起数字游民的。它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对它持有滤镜的人更应该祛魅。它就只是因为科技(Technology)的发展,人不一定在一栋楼里办公,一部分人选择不在一栋楼里办公,仅此而已。

打工人(Worker)都会有焦虑,但这种焦虑跟是否是数字游民没有关系,只要在职场,肯定害怕(Afraid)被裁员,害怕(Afraid)绩效不好,年终奖没那么多。国内很多数字游民,其实对自己能力边界没有清醒的认知,借助数字游民形式逃避本来应该解决的问题。

当然,回归大厂也有它的局限,比如上厕所要排队,饭菜不好吃,健身房不太“高大上”。杭州超长雨季,冬天冷等等。也算是数字游民回归大厂接受高薪的代价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翟元元,36氪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Tech星球特邀作者0收  藏+10评  论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微  博沉浸阅读返回顶部参与评论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登录后参与讨论(Discuss)提交评论0/1000你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大模型时代,AI人才也是各家争夺的焦点汽车(Car)行业神秘顾客调查,究竟是叫骂声中的蹇行还是浪漫?对马云来说,焦虑和恐惧(Fear)是常态金三银四,你的面试官可能是个AI在成为“增长机器”之前,你首先需要成为学习机器A/B测试中,需要警惕的盲区有哪些?互联网打工多年,还没熬到期权兑现AI卷到人身上了,OpenAI、谷歌上演抢人大招,最高开出1873万年薪芯片巨头CEO一年赚多少?最新文章推荐大模型时代,AI人才也是各家争夺的焦点3月通胀数据不妙,美联储下一步是加息?华润万家“四十仍惑”:高开低走的“跟随者”如何破立?普通人做抖音(Tik Tok),记住这8点请把「睡一个好觉」,当成一天里最重要的事来管理AI带来创业「危机」与「良机」,教培行业如何抓住机会?怎么判断一个产品经理是否靠谱?数字游民变难民,重返职场遭遇大幅降薪汽车(Car)行业神秘顾客调查,究竟是叫骂声中的蹇行还是浪漫?北汽蓝谷的极狐,如何将一手好牌打烂?Tech星球特邀作者

聚焦互联网前沿科技(Technology)和新商业。

发表文章1327篇最近内容数字游民变难民,重返职场遭遇大幅降薪7分钟前职业闭店人隐秘生意经:帮跑路老板脱身,一单赚十几万22小时前全球销冠苹果,为啥在祖国卖不动了?2024-04-10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下一篇汽车(Car)行业神秘顾客调查,究竟是叫骂声中的蹇行还是浪漫?

老生常谈,却还是不得不谈。

11分钟前

热门标签智能投顾理财平台金百万烤鸭邓超全聚德互联网产业联想电脑(Computer)喜剧片博纳影业漫画国庆节松鼠新天津树袋熊供应链彭博数据新闻(News)交易员玛莎百货第二杯bitfinex数字货币货币ios11矿机瑞波币日本(Japan)货币xrp软件关于36氪城市合作寻求报道我要入驻投资者关系商务合作关于我们(We)联系我们(We)加入我们(We)网站谣言信息举报入口热门推荐热门资讯热门产品文章标签快讯标签合作伙伴阿里云火山引擎高德个推星球日报(Daily)鲸准氪空间富途牛牛企服点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领氪36氪APP下载iOS Android36氪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危服务 违法和不良信息、未成年人保护举报电话:010-89650707 举报邮箱:jubao@36kr.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2011~2024 首都多氪信息科技(Technology)有限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6 | 京ICP证15014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6099号意见反馈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将来36氪鲸准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Technology)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

数字游民变难民,重返职场遭遇大幅降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赞(920) 踩(69) 阅读数(938)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